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岁月小说 > 现代都市 > 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精品小说

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精品小说

晴天看月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小说《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晴天看月”,主要人物有夏思月霍言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前世,她为了渣男对自己老公不管不顾,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,死了也没人收尸的下场。再睁眼人已经回到七零,还回到了新婚夜,看着身负重伤的某糙汉,只觉得自己前世瞎了眼,才会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。她张开双臂:“老公,抱抱!”某糙汉:“???”看着他缓慢的动作,她故意挑衅:“爬个床磨磨唧唧的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他:“你等着,等我伤好了有你好受的!”后来发现,种田虐渣他样样在行,看着他忙碌背影,她频频咂舌:“老公负责赚钱养家,我负责貌美如花!”他看着娇娇身影,饿狼扑食:“乖,还要生个娃!”...

主角:夏思月霍言   更新:2024-06-11 20:1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思月霍言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精品小说》,由网络作家“晴天看月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小说《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晴天看月”,主要人物有夏思月霍言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前世,她为了渣男对自己老公不管不顾,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,死了也没人收尸的下场。再睁眼人已经回到七零,还回到了新婚夜,看着身负重伤的某糙汉,只觉得自己前世瞎了眼,才会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。她张开双臂:“老公,抱抱!”某糙汉:“???”看着他缓慢的动作,她故意挑衅:“爬个床磨磨唧唧的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他:“你等着,等我伤好了有你好受的!”后来发现,种田虐渣他样样在行,看着他忙碌背影,她频频咂舌:“老公负责赚钱养家,我负责貌美如花!”他看着娇娇身影,饿狼扑食:“乖,还要生个娃!”...

《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精品小说》精彩片段


夏思月又想翻白眼了。

之前用手贴着她的后脑勺时,怎么不喊手疼!

霍言见夏思月不愿意,他去解衣服上的扣子。

手一碰,痛的嘶了一声,转眼苦巴巴地看着夏思月:“媳妇,求帮忙!”

高高大大的一个大小伙子,愣是让他整出那种小奶狗可怜巴巴的样子来。

夏思月的脸没绷住,差点裂开:“就你会耍宝!”

她走过去,慢慢解开霍言的扣子。

一粒,两粒……

手臂上的肌肉一块块的,犹如砖头一样。

八块整齐又凹凸有致的腹肌,性感迷人。

宽厚如防弹背心一样充斥着荷尔蒙的气息。

夏思月看得直流口水,喉咙还发出咕咚声。

霍言故意往夏思月身边靠,薄唇上扬,低沉的声音带着魅惑:“好看吗?”

夏思月下意识点头:“好看。”

说着,还伸手轻轻摸了摸霍言的腹肌。

结实,有力量。

在光线的塑造下,熠熠发亮,有着一股充沛的生命力量。

女人柔软的小手碰到霍言身体的那一刻。

浑身就像着了火一般,热的不行。

血液不受控制地往上冲。

霍言眼神一暗,强劲有力的手搂住夏思月的腰。

炽热的唇紧紧压迫,当嘴唇碰到一起时,就像绵绵的糖果,甜的不行。

夏思月怕碰到霍言受伤的手不敢乱动,任由他为所欲为。

霍言越吻越急,恨不得将夏思月融入骨血里。

就在这时,外面突然响起刘桂花的声音:“老三,老三,你在吗?”

刘桂花听村里人说,霍言回来了,特意请假回来问情况。

霍言充耳不闻,夏思月用力挣扎着推开他,瞪了他一眼:“叫你呢。”

这一眼,带着勾人的魅惑,霍言下腹一紧。

这个妖精!

“老三,老三……”刘桂花没听到回应,继续拍门。

霍言眼底划过一抹无奈,定了定神,将心底升起的异样强行压下,咬牙道:“我在洗澡,什么事?”

“王老爷子跟她婆娘没事吧?”

王老爷子是村尾那户人家。

霍言在夏思月肩膀上轻轻摩挲了一下,哑声道:“没事。下午可以回村。”

刘桂花压在心里的石头慢慢放下,呵呵一笑:“没事就好,我去上工了。”

经过刘桂花这么一闹,什么涟漪都没了。

霍言手受伤,不能沾水,只能让夏思月帮他洗。

霍言想脱光,夏思月不让:“你要是敢脱光,我就不帮你,让你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!”

霍言拗不过夏思月,最后留了条内裤。

夏思月看着霍言古铜色的皮肤,在他腰间轻轻掐了一下:“身材很好,看上去很有力量,就是不知道,实不实用!”

霍言眼神暗了暗,咬牙切齿道:“信不信,我现在就办了你?”

夏思月挑了挑眉,扫了下他的手,挑衅道:“你能行吗?”

男人最忌讳别人说他不行,霍言猛地站起身,步步逼近夏思月:“有本事再说一遍?”

男人英姿挺拔的高大身材让夏思月很有压迫感。

她往后退了几步。

不小心撞到旁边的小板凳,身体向后倒仰。

眼看就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圈住她的腰,将她一把拽了过来,才逃过一劫。

夏思月吓到了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:“可……以放开我了。”

霍言将夏思月的身体转过来,用脸对着他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夏思月摇头。

霍言刮了刮夏思月的鼻子,又揉了下她的头:“这种事,不能挑衅。”

霍言低头,想吻住夏思月的唇。

“不可以。”夏思月指着他受伤的手,将头埋在他怀里,闷声说道:“先忍一忍。”

霍言浑身是火,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。

他粗着嗓子说道:“这点伤不碍事。”

夏思月按住霍言的手臂,在他唇上亲了亲,温柔说道:“好事多磨,别贪这一时。来,我帮你搓澡。”

霍言对上夏思月盈盈秋水般的眸子,升起的欲望消失的无影无踪:“好——”

男人的好身材,让夏思月血脉喷张。

这哪里是洗澡,这简直是要命!

这个澡,洗得很遭罪。

两人都不好受。

等洗完,霍言只差没欲血焚身。

……

夏思月倒掉洗澡水,返回灶房,趁人没注意,装了一壶灵泉水给霍言:“喝点水,润润喉。”

霍言扬了扬包扎的手:“手不方便。”

夏思月只好喂他。

灵泉水入口,清沏甘洌,很好喝。

“有点甜。”

夏思月面不改色说道:“里面放了一点糖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霍言感觉手没那么疼了。

不过,累了一晚,霍言这会有些困,他没想那么多,在夏思月脸上偷了个香,倒头就睡。

……

“汪汪~~”

大黄叼着一只野鸡从外面冲进来。

夏思月弯腰取下它嘴里的野鸡,揉了揉它的狗头,毫不吝啬地夸了一句:“大黄真棒!”

大黄咧嘴一笑,眼里流露出兴奋的光芒,舌头在夏思月手背上舔了舔。

“汪汪~~”

主人,大黄在山里发现了好东西。

夏思月见霍言睡着了, 心思一动,将野鸡放一旁,提着竹篮: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

出门前,还将门拉上。

快到山脚下的时候,陈爱军挡住了夏思月的去路。

他板着一张清秀的脸,冷声质问夏思月:“婷婷找你帮忙,为什么不帮?”

大黄见坏人欺负主人,狗眼里冒着凶光。

“汪汪~~”

坏人,靠边站。

大黄叫的很凶,但没有咬人。

陈爱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大黄,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分警惕。

“你的狗?”

夏思月懒得跟这种人纠缠,她冷着脸继续走。

陈爱军伸手想去抓夏思月的手臂。

大黄冲过去将陈爱军撞倒在地上。

看着狼狈不堪的陈爱军,大黄兴奋地狂叫几声。

陈爱军一张脸都快滴出墨来了,朝夏思月大吼:“管住你的狗。”

夏思月转身,冷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地看着陈爱军:“陈爱军同志,我是有家庭的人,别对我动手动脚,被我男人看到,容易引起误会。”

陈爱军定定看着夏思月,搞不到她到底在想什么?

之前还嚷嚷着要离婚,一转眼又和好了。

“你不想回城了?”

夏思月理直气壮地反问他:“我为什么要回城?男人宠我,婆婆关心我,小姑子喜欢我,两个妯娌也好相处,这么好的一家人,我只要不傻,就不会离开。”

陈爱军一噎。

霍老三一家对夏思月是真的好。

很多知青嫁到当地,天天上工,但夏思月不用下地。

陈爱军挑拨不动夏思月的婚姻,又拿夏父说事。

“你爹肯定不同意这门婚事。”

夏思月抬起下巴:“只要我同意,我爹不会有任何意见。”

陈爱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他今天找夏思月另有目的:“为什么不帮婷婷?

我们下放到这里,经历了许多事,不是亲兄妹,却胜似亲兄妹。

你为什么不珍惜这份感情?”

夏思月做了个暂停的动作:“别,别,我可不敢跟白莲花做姐妹,到时怎么死的,都不知道。”

陈爱军不知道白莲花是啥意思,不过看夏思月的表情,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词。

他大声呵斥:“你怎么能这样说婷婷?”

夏思月冷嗤:“你想做舔狗,别带上我。”

“汪汪~~”

气势不能输,大黄在旁边给主人助威。

夏思月嘴角上扬,眼底划过一抹笑意。

目光落到陈爱军身上时,笑容突然转成厌恶:“大黄,我们走。”

大黄摇着尾巴,欢快地跟在夏思月身后。

这一刻,陈爱军才发现夏思月是真的变了。

他盯着远去的背影,眸子变得阴沉起来,就像是野狼的眼睛一样,充斥着冷酷残暴的色彩。

夏思月对此一无所知,她跟着大黄来到一棵松树下,指着旁边的小石头:“是这里吗?”

大黄人性化地点了点头:“汪汪~~”

味道很好闻,肯定有好东西。

夏思月从篮子里拿出小锄头。

一锄一锄地挖下去。

挖累了,喝一口灵泉水,又继续挖。

大概挖了二十来分钟,一个木匣子出现在眼前。

上面有一把小锁,夏思月从空间拿出一把钳子将小锁剪断。

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小黄鱼。

闪闪发光,在阳光的照射下,有些刺眼。

夏思月惊住,在二十年后,这些小黄鱼,值不少钱呢!

大黄看着金灿灿的小黄鱼,激动地叫出声。

跟大黄一样的颜色,好亮,大黄喜欢。

夏思月轻轻拍了下它的狗头:“别叫。”

大黄立刻停止叫,他趴在地上,伸出舌头舔了舔小黄鱼。

味道真好!

夏思月意念一出,将木匣子收进空间,转头问大黄:“其它地方还有吗?”

大黄摇头。

夏思月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挖了些野菜才下山。

路上,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背着二流子从对面走过来。

二流子看到夏思月,瞳孔一缩,用力抓住小伙子的胳膊,大声嘶吼:“不……不走这边,回去,返回去……”

小伙子背了他一路,人都快累死了,被他冷不丁一抓,痛得倒吸凉气,手一松,二流子砰的一声摔到地上。

小说《重生新婚夜,我在七零糙汉怀里肆意惹火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王一国担心霍言成为活死人,这几天是寝食难安,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。

此刻听到范医生亲口说,这是好现象,压在心里的那块石头放下了一半。

他激动地搓手:“那是不是说明他快要醒了?”

这种事,谁也不敢打包票,范医生官方说道:“该醒的时候,自然会醒。”

王一国噎住。

这说了,和没说一样。

病房里的夏思月见霍言的嘴唇有些干,她拿出军用水壶,倒了一杯水。

紧接着,又喝一口含在嘴里,慢慢俯下身,吻住霍言的唇。

王潇看到她的操作,顿时目瞪口呆。

难道她所说的能进食,就是这样进的?

特么的!

这也太大胆了吧?

王潇看到霍言的喉咙动了动,激动出声:“夏思月,动了,他喉咙动了。”

夏思月用大惊小怪的眼神扫她一眼:“喉咙不动,怎么咽下去?”

王潇一噎。

这个死女人说话噎死人。

也不知道霍言同志怎么受得了她?

王一国还有事,在医院没待多久就走了。

王潇回团里也没什么事,干脆留在医院陪夏思月。

“我一个人就够了,你不用留在这里。”夏思月搞不懂王潇的脑回路,前一秒还要嫁给阿言,一转身就变了。

“我还不是怕你寂寞。”

王潇家里条件好,身边的人都捧着她顺着她。

像夏思月跟霍言这种不把她放在眼里的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她觉得新鲜,所以多了几分耐心。

夏思月无语地看着王潇:“医院只有一张陪护床,你留在这里,睡哪?难不成,你想打地铺?”

王潇早就想好了:“我去招待所睡。”

说不通,夏思月也懒得说了。

她起身,交给王潇任务:“你去打热水。”

王潇无法置信地看着夏思月:“你让我去打热水?”

她在家从不做这些。

夏思月将她的反应收入眼底,扬起唇继续说道:“不去也可以。

不过,我要给阿言擦身了,你先出去。”

说到这,她又顿了一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潇:“还是说,你想看阿言的身子?”

王潇的脸瞬间红成了苹果,她结巴道:“我,我才不想看。”

她接过热水瓶气呼呼地冲出病房。

夏思月轻轻一笑,将门关上,从空间里拿出洗澡暖炉插上电,打到最大后,才脱霍言的衣服。

暖炉散发出来的热度照在身上暖暖的,很舒服,一点也不冷。

脱掉衣服。

看着一身腱子肉的霍言,夏思月情不自禁地伸手轻轻摩挲着。

由上往下。

看到肚脐上方有一道伤痕。

夏思月小声哭泣着。

这个傻子拿命在做任务!

情绪又在一瞬间收拢,夏思月拧干打湿的澡布,轻轻擦拭着霍言的身子。

纤细的手指碰到霍言的身体。

仿佛触电一样,酥酥麻麻的。


王婷婷不相信,她喃喃自语道:“不可能,肯定是你们弄错了。”

王一国懒得跟她废话,开门见山道:“你爹娘的事,你知道多少?”

王父王母一向重男轻女,有什么事,从不跟闺女商量。

王婷婷目光呆滞,没有一点光彩,她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王一国见问不出什么,便转身离开。

站在门口的勤务员关上门,紧随跟上。

……

霍言醒了,夏思月哪还敢从空间里拿棉被出来。

她干脆跟霍言躺一张床,两人搂着互相取暖。

夏思月躺在霍言怀里,闭上眼睛轻轻说道:“早点睡,明天要回老家。”

娇妻在怀,只能看不能吃,霍言憋的难受,手背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。

听到细微的呼吸声,他苦笑一声。

自始至终,难受的只有他一人。

这个小没良心的,只管点火,不管灭火的。

夏思月一夜无梦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她睁开眼睛,见霍言也醒了,立刻从他怀里钻出来:“什么时候醒的?”

霍言咬着后槽牙:“你说呢?”

夏思月用手指轻轻勾勒着他俊美而又立体的五官。

最后停在他眼睛下方。

那里有两块明显的淤青。

这是睡眠不足留下的。

夏思月轻轻啄了啄霍言的鼻尖:“火车上可以补眠。”

说完,她穿上衣服下床,麻利地洗漱完。

“阿言,下床看看今天能走多远?”

霍言的体力已经在慢慢恢复了。

头疼的次数也在渐渐减少。

范医生说,只要一直保持下去,很快就会恢复。

霍言知道自己能恢复的这么快,跟夏思月的药水有很大的关系。

他穿上厚实的军大衣,一步一步走近夏思月。

速度是慢了点,但比昨天有劲多了。

夏思月眉眼弯弯地看着霍言,做了个加油的动作:“明天会更好。”

女孩甜美的笑容映入霍言的眼帘,心脏砰砰直跳,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她。

他圈住夏思月的腰,头埋在她脖颈窝:“媳妇,谢谢你。”

夏思月闻着男人独特的气味,笑得一脸幸福:“一家人,谢什么谢。”

说完,又凶巴巴地加了一句:“不过,你要是敢欺负我,我就不要你,让你后悔……”

去字还没说完,霍言俯身封住夏思月的唇。

她瞪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呜呜几声。

臭男人,不讲武德!

……

霍言身体不便,组织只好取消颁奖仪式,但该有的奖励一点也没少。

这次还奖了三百块现金。

三百块在这个年代,能抵工人一年工资。

但对于差点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霍言来说,宁愿不要这三百块,也不想躺在床上让夏思月担心。

回老家这天,很多战友都来送他。

霍言拄着两根拐杖跟战友们挥手:“你们回去吧,到了家,我写信给你们。”

方脸男这次也来了,他不舍地看着霍言:“我们等你归队。”

两人坐的是卧铺,比较安静,睡的也舒服。

坐了三天三夜的列车,终于到了安市。

火车站人山人海,来往的人川流不息。

夏思月生怕别人撞到霍言了,小心翼翼地护着他。

走着走着,夏思月突然发现有人故意往这边挤。

她眼神一凝,盯着找事的人。

还没来得及行动,就看到霍言举起手里的拐杖狠狠打在那人身上。

冰冷的声音带着冷厉:“想死?”

霍言是上过战场的,纵使身体不舒服,只要气场一开,就能把人吓住。

那人对上霍言近乎冷漠的眸子,吓得双腿一软,差点跌倒在地上。

他趁人流量多,逃命似的挤出人群。

天啊!

太可怕了,像炼狱里爬出来的恶魔。

夏思月握着霍言的手,关心问道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对上女子关心的眼神,霍言身上的煞气渐渐消散,仿佛刚刚生气的不是他一样。

“我很好,不用担心我。”

从京都到安市的列车在同一时间到达。

夏斌提着两个行李包看着简陋的火车站啧了几声:“又小又破的,哪像火车站。”

他像没见过世面一样,伸长脖子,东看西看。

突然听到一个五六岁的女娃娃哭着喊奶奶。

有个穿着碎花灯芯绒的女人挤过人群,抱住女娃娃:“不哭,不哭……”

女娃娃看着抱住自己的女人呆了几秒,反应过来后,用力挣扎着:“你是谁?放我下去,我不认识你,你是坏人。”

火车站人来人往的,这么多眼睛盯着,女人不好用迷药。

她捏了捏女娃娃的脸,用笑来化解尴尬:“傻丫头,刚跟娘分开,就不认识娘了。

来,娘带你去见奶奶。”

女娃娃又不傻,她都五岁了,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娘都不认识。

她手乱挥舞着,小身板在女人怀里挣扎:“你不是我娘,我不认识你……”

泪水湿润了眼睛,干裂的嘴巴重复着同一句话。

夏斌一看情况不对,冲过来抓住女人的手臂,阴森森地看着她:“没听到孩子说,不认识你吗?”

好事被打断,女人看夏斌的眼神带着怒意:“关你屁事,我看你是狗咬耗子,瞎管闲事!”

夏斌虽然爱闯祸,但看人的眼光不差。

这女人一看就有问题,他要是不管,太对不起他爹那身官服了。

夏斌拽起女人的手臂:“走,跟我去派出所,你们到底是不是母女,公安同志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女人做贼心虚,眼神到处乱飘,说话底气不足:“我闺女,我心里清楚。”

说完转身就要走,这时女娃娃抓住女人的头发,使劲扯着:“你不是我娘,放开我,你这个坏女人……”

女人见路人都往这边看,慌慌张张将女娃娃放地上,甩开夏斌的手仓皇而逃。

夏斌想追上去,女娃娃拉住他的衣服:“哥哥,妮妮要奶奶。”

夏斌只犹豫一下,女人就消失在人群中。

他低头看着叫妮妮的女娃娃,眼珠子一转,有了主意:“跟我来。”

夏斌牵着妮妮的手来到站台找工作人员。

将妮妮的事说了一遍。

工作人员拿起手里的喇叭,一遍一遍地说着:“妮妮的奶奶在哪,她在站台等你,你快点过来……”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