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岁月小说 > 现代都市 > 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畅销巨作

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畅销巨作

青山见笑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,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“青山见笑”的创作能力,可以将谢闻逸柳扇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,以下是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》内容介绍:的朋友。没人跟他是一路人。柳扇看向谢闻逸,对方坐在床尾,手里拿着pad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谢闻逸……无论是被迫还是别的什么,那条路上,只有自己和谢闻逸。柳扇看着电脑息屏后的黑沉,看着屏幕里倒映的影子,恍惚觉得有些扭曲。他被推上了一条孤独的路,一条只有谢闻逸的路。柳扇靠着床头,却有种悬空感,......

主角:谢闻逸柳扇   更新:2024-07-10 20:25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闻逸柳扇的现代都市小说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畅销巨作》,由网络作家“青山见笑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,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“青山见笑”的创作能力,可以将谢闻逸柳扇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,以下是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》内容介绍:的朋友。没人跟他是一路人。柳扇看向谢闻逸,对方坐在床尾,手里拿着pad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谢闻逸……无论是被迫还是别的什么,那条路上,只有自己和谢闻逸。柳扇看着电脑息屏后的黑沉,看着屏幕里倒映的影子,恍惚觉得有些扭曲。他被推上了一条孤独的路,一条只有谢闻逸的路。柳扇靠着床头,却有种悬空感,......

《撩惹无度:小娇夫又菜又爱玩畅销巨作》精彩片段


王皓不停地给柳扇发验证消息,也顾不上脸面,放下面子主动去找李司和其他曾经有过节的同学,请他们联系柳扇。

和之前同学聚会受人追捧的样子截然相反。

他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,不说是人精,也称得上审时度势。

好事者给他发了柳扇朋友圈的截图。

王皓一看见那定位和照片上两个人,就知道事情大条了。

照片里拍照的人分明是那个陌生男人,也就是华宫真正的主人。

原本以为柳扇是被什么有钱人找乐子的玩具,这照片一出来,他就知道柳扇的地位不是他想象的那样。

就连他这样一个企业的区域总裁,不是必要也不会轻易在社交平台上露面和别人暧/昧合照,一旦发生就代表某种态度。

更恐怖的是那个地址定位。

就连他的老板也惹不起住在那里面的人,更别说他一个名义上的区域总裁。

名头好听,实际上只是高级一点打工人。

王皓希望这事快点过去,别搞大了。

实际上也没什么,王皓这般安慰着自己,就是发生一次冲突而已,高中时候他们比这更激烈的冲突都有,不也过去了?

但王皓自己心里知道,高中是高中,现在是现在。

高中时候他们都年轻,没什么脸面不脸面的,打一架就算了结,出了社会,名为尊严的逆鳞疯涨,直至覆盖全身,任何人,任何形式的轻视侮辱,都是结仇。

【柳扇,你理理我。】

【你想干什么。】

柳扇本来不想接受王皓的好友邀请,但是一些同学却极力劝说,看在以前的情分上,柳扇便通过了。

【扇子,那天的事我想了想,实在是对不起,我喝酒喝多了,改天你出来,我好好招待你,给你赔罪。】

王皓不提小群的事,试图把他们两人的冲突定死在那天聚会上的口角之争上。

柳扇没看出来王皓的小心思,他早就把这事儿忘了。

那天王皓追出来给他道歉,看着往常嚣张跋扈的人低声下气,虽然觉得不适应,但心里已经把那事过了。

柳扇和王皓不一样,他还是那个打一架就能消磨仇恨的少年,正直、纯粹、心软。

于是柳扇便回复道:

【别了,就这样吧。】

柳扇的本意是就到此为止,彼此都打住,但王皓却以为柳扇是记仇了,这事没过。

消息叮叮当当地发。

柳扇微微皱着眉头,搞不懂王皓在搞什么,就跟听不懂他说话似的。

他把电脑放在一旁,余光瞥了一眼谢闻逸,低头看手机,回了一句。

【我没你那么小心眼。】

对面久久没回复,昵称反复变成正在输入中。

王皓看着这消息,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他能坐上总裁的位置,看人的眼光自然是有的,柳扇给他的感觉就跟一个20左右没什么经历的少年人一样,说话直白,看不懂暗示,隐约看见对方高中时的样子。

真奇了怪了,柳扇这么多年一点心眼没长不成?

王皓小心地发了最后一句话。

【都是同学,以后你有事尽管叫我。】

这是求和的信号。

【用不着你。】

柳扇一如既往地直白。

说完,柳扇就把王皓屏蔽了。

他跟王皓不是一路人,没必要相处。

柳扇按下那个红色拉黑按钮时,脑子突然过电般,灵光一闪而过。

谁跟他是一路人呢?

高中时候志同道合、彼此插科打诨的朋友都渐渐远去了,那天的同学会也向柳扇证明了这一点。

李司跟他似乎还不错,但柳扇依旧感觉有种难言的隔阂。

而在大学,他也没有交往到密切的朋友。

没人跟他是一路人。

柳扇看向谢闻逸,对方坐在床尾,手里拿着pad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谢闻逸……

无论是被迫还是别的什么,那条路上,只有自己和谢闻逸。

柳扇看着电脑息屏后的黑沉,看着屏幕里倒映的影子,恍惚觉得有些扭曲。

他被推上了一条孤独的路,一条只有谢闻逸的路。

柳扇靠着床头,却有种悬空感,继续走下去,他真的...真的会再也逃不掉。

这种念头一上来,柳扇也没了继续剪视频的心情,把电脑放一边,直接走了出去。

他不想跟谢闻逸继续待在一个空间。

“柳扇。”谢闻逸在柳扇要出门的时候叫住他。

柳扇脚步顿住,“什么事。”

他背对着谢闻逸,头也不回。

谢闻逸目光沉沉,视线从柳扇头顶打量到脚下,直到听见他略显沉重的呼吸,才说,“没事。”

随后,他注视着柳扇离开的背影。

显得有些仓促。

谢闻逸目光移到柳扇刚才坐着的地方,静静思考着是什么让柳扇感到不高兴,甚至重新开始抗拒自己。

人的肢体,比言语更诚实。

柳扇听见自己叫他的名字,却连头也没回,肌肉不易察觉地紧绷,呼吸变沉,是非常典型的防备姿态。

这跟之前柳扇隐瞒自己的事有关。

谢闻逸很快就想到事情的关键。

是柳扇曾经的同学。

故人的出现,让柳扇回忆起没有他的日子,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。

想通事情的关窍,谢闻逸发出啧的声音。

所以啊,他之前才不愿意让柳扇去什么同学会。

被养久了的猫,看见外面的风景,回忆起曾经的自由,也会重新生出叛逆之心。

不过真可惜,就凭这点还不足以让柳扇生出重新和他对抗的勇气。

谢闻逸点燃一根烟,吐出黛青色的烟雾,模糊了他冰冷如同猎食者的眼眸。

柳扇拿什么逃离呢?

名为威慑、诱哄的丝线紧密交织,六年时间,编织的网早就密不透风。更别说柳扇自己还担负着心中的枷锁,他这辈子都没可能逃离自己的手掌心。

谢闻逸轻笑一声,将只剩烟蒂的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熄灭。

他的手段已经足够柔和,柳扇保留着以前的性格,是完完整整的自己,他大可以一直关着柳扇,让柳扇带着锁链过一辈子。

但谢闻逸图谋的,还有柳扇那颗心。

更贪婪的欲/望,更深沉的渴求,诞生出不择手段的掠夺。

强硬、威慑、示弱、宽和……

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。


“行了行了。”柳母见柳扇还想继续打谢闻逸,语调陡然严厉,“柳扇!别欺负小谢。”

“我欺负他?”柳扇不可置信,指着谢闻逸,“妈!你看他那体格,我能欺负他吗?”

谢闻逸本就比柳扇高不少,又常年健身,显得比柳扇大好几圈,能把柳扇完全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。

谢闻逸不欺负自己就算好了!

不对。

已经在天天欺负自己了!

“你现在不就是。”柳母拉过柳扇,低声在他耳边细语,“收敛点。”

“没事,柳扇手轻。”谢闻逸上前分开柳扇和柳母,“妈妈,扇子是您亲儿子,我知道,您肯定更喜欢扇子的礼物。”

谢闻逸说着,从礼品堆里取出自己买的手镯,他低垂头颅,显得有点委屈,手镯戴在柳母手上,谢闻逸又说,“不管您喜欢谁,都是我们的一番心意。”

柳母一听,当即起了怜爱之心。

谢闻逸熟练退让的动作柳母看在心里。

之前的担忧现在尽数忘却。

她儿子合着是软饭硬吃啊?!

“妈!”柳扇见自己妈妈的神色,当即大叫,“你别信他,他装的!”

谢闻逸闻言,侧头看向柳扇,脸上带着明晃晃的得意。

柳扇心里顿时浮现三个字。

‘绿茶男’

柳母被谢闻逸特意流露的神情打动,一方面是这样,一方面,谢闻逸不是他亲儿子却费尽心思照顾自己,她哪能说出不喜欢的话。

柳母不知道柳扇和谢闻逸的赌注,只当是一次人情世故,她心里自然是喜欢柳扇送的,但嘴里却对谢闻逸说,“妈喜欢你的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谢闻逸嘴角笑意扩大,真情实感地笑了。

柳扇一见,脑瓜子嗡嗡。

急忙上前,缠着柳母,“妈妈妈妈,为什么偏心,我们赌注可是——”

柳扇急忙打住未说的话,他不想让柳母知道自己现在是被囚禁的状态。

“是什么。”柳母问。

谢闻逸看向柳扇,露出怜爱与掌控,他对柳母说,“没事,就是未来一个月谁做饭洗碗。”

“哦。”柳母不疑有他,心想自己儿子和谢闻逸在一起这么久,感情还不错。

“小谢啊。”柳母握住谢闻逸的手,“但这些妈不能要,太贵重了,你们在外也不容易。”

“妈妈才是最贵重的。”谢闻逸的话一出,柳母脸上笑意加深。

谢闻逸人妥帖,知进退,谦逊,会哄人,是所有长辈心中的模范后辈。

但柳母还记着自己的意图,“妈妈真用不了,你跟扇子过得好就行。”

“妈妈过得不好,我跟扇子怎么过得好呢。”谢闻逸揉捏着柳母的手腕,为她缓解劳累,“妈妈,我知道您担心什么,这些是我作为您的儿子送的,儿子照顾自己妈妈天经地义,”

“就算没有柳扇,您也是我妈妈。”谢闻逸嘴上一套一套的,“我一见您,就觉得亲切,过往二十多年没能孝敬您,这才想着补上。”

“之前拜访您太开心了,没考虑那么多,现在这些都是妈妈需要的,也不值多少钱。”

“我跟扇子都能养活自己,别看柳扇这样,他当博主也能挣不少,一个视频就几万块,指不定哪天我还得靠柳扇养。”

柳扇见自己老妈被逐渐说动,目瞪口呆。

为什么啊!

谢闻逸看向柳扇,流露出自信的风采。

柳母的担心,谢闻逸知道,他一定会让柳母收下这些礼物,所言一句句都在攻破柳母心房,让柳母认为,这段关系中,柳扇才是掌控者,始终能全身而退。

虽然,只是虚假的表象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