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岁月小说 > 美文同人 > 女神的全能赘婿

女神的全能赘婿

小嘴猴 著

美文同人连载

老婆为了跟他离婚,居然跟自己的小姨联手坑害。活得连个下人都不如的陈晓,只能净身出户。不想,他体内的剑仙传承激活。自此,那些曾经看不起的他的人,只能跪下求饶!...

主角:陈晓秦曼雨   更新:2023-11-20 17:5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晓秦曼雨的美文同人小说《女神的全能赘婿》,由网络作家“小嘴猴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老婆为了跟他离婚,居然跟自己的小姨联手坑害。活得连个下人都不如的陈晓,只能净身出户。不想,他体内的剑仙传承激活。自此,那些曾经看不起的他的人,只能跪下求饶!...

《女神的全能赘婿》精彩片段


“陈晓,我好看吗?”
身前一道穿着短裙的人影,一双白花花的美腿在眼前晃来晃去。
精致的五官,特别是那张红唇小嘴,惹人遐思。
“好看!”
陈晓下意识到就脱口而出,这样一位绝色美女,却是他的小姨。
或者说,是陈晓老婆的小姨。
“那你想不想看看小姨的身子啊!”
秦曼雨温柔的声音带着诱惑,让陈晓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。
“不想!”
陈晓被这个恶魔一样的小姨折磨了太多次,虽然对她的身体充满了好奇,但是知道她故意捉弄自己,又怎么会上当。
“啧啧,你学乖了嘛!”
秦曼雨轻声笑着,身前不断的抖动,这让陈晓的喉头都涌动了一下。
“哎呀!”
秦曼雨忽然像是站不稳一样,差点摔倒,陈晓自然是下意识的就去扶她。
这一扶,手掌好巧不巧的碰到柔软之处,秦曼雨羞红了脸,给了陈晓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这时候家里没人,陈晓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“小姨,我扶你去沙发上坐下吧!”
被捉弄过多次的陈晓好不容易有这种占便宜的机会,手就没移开。
秦曼雨也没生气,还低声在陈晓的耳边道:“你扶我去房间吧!”
秦曼雨吹出来的气都带着一阵香风,陈晓心里一阵小鹿乱撞。
秦曼雨虽然是自己老婆吴卿颜的亲小姨,可是她比吴卿颜还小两岁。
在这样的人间尤物面前,陈晓就算吃了那么多次亏也没办法逃避她的诱惑。
把秦曼雨扶到她的房间,她顺势就躺了下去,刚好也把陈晓一起拉到了床上。
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,就连呼吸都能清晰的感受得到,身前的柔软让陈晓差点失去了理智。
“卿颜嫁给你这么久,还没让你上过床吧!你想不想要啊?”
秦曼雨这暧昧的语气,再加上她那勾人的眼神。
陈晓身体的反应完全控制不住,他娶了老婆,可是从来没让他碰,作为正常男人,早就憋坏了。
现在他就恨不得扒光眼前的女人,哪怕她是自己老婆的小姨。
陈晓眼睛里露出血红之色,他的手慢慢向上探进,正要去拉秦曼雨的衣服。
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“陈晓!你这个畜生!你想干什么!?”
这道声音带着愤怒和激动,陈晓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犹如被人泼了冷水一样。
刚刚的冲动完全消失不见,剩下的只是寒冷。
吴卿颜,自己的老婆!
她不是去公司了吗?怎么会还在家里?
陈晓慌忙的离开秦曼雨,紧张的道:“小姨摔倒了,我只是扶她进来。”
“胡说!”
秦曼雨忽然站了起来,神色慌张,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。
“我在房里休息,你进来就对我动手动脚的,你还不是不是人啊?”
陈晓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,心里瞬间就明白了,苦涩一笑道:“吴卿颜,为了和我离婚,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!”
吴卿颜自然不会承认,否决道:“你放屁,如果不是我忘记拿文件,回来碰见,还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呢。”
陈晓心里明镜似的,这就是吴卿颜和她小姨精心设计好的阴谋。
“呵呵!”
陈晓不屑的笑道:“不就是离婚吗?我早就受够了,你也不用去告诉奶奶了,我答应你离婚,我给你想要的自由!”
其实,这何尝不是陈晓想要的自由……
如果不是因为要报吴家的养育之恩,他怎么可能当这个上门女婿。
被吴卿颜欺压三年,连个佣人都不如,每天做牛做马,连吴卿颜手都没碰一下,值得吗?
“算你识趣!”
吴卿颜松了口气,她就是要有证据,这样好说服奶奶。
现在好了,她终于可以摆脱这场婚姻了,也不知道奶奶怎么想的,当初非要让自己嫁给这个废物。
啪!
秦曼雨抬手给了陈晓一个狠狠的耳光,冷笑道:“这是刚才你碰我的代价,还不快滚!”
陈晓捂着红肿的脸,他连一句重话也没有说出口,只是心里彻底的失望了,从吴家的别墅离开。
青城很大,陈晓却没有去处,因为他从小是吴家的养子。
离开吴家,陈晓就一无所有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吴家老宅,吴老爷子已经去世多年,现在当家作主的是吴家老太君。
吴老太君九十岁了,精气神却很好。
如果不是知道她年龄的,还以为她才六十岁左右呢。
吴卿颜来到老宅见奶奶,有些气急的道:“奶奶,陈晓对我小姨下手,差点就得手了,我们吴家不能再留他了!”
吴老太君脸色微变,眼中闪过一道冷意:“是不是你们又欺负他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。”
对这个孙女,吴老太君也是苦口婆心。
她们哪里知道,自己当年和她爷爷看见的画面。
当初吴家还只是一个小作坊。
因为下雨要有人看着仓库,在那场雨中,他和老头子看见了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。
一个怀抱着孩子的女人从天而降,一剑斩破天空。
女子当时说了,她有事要办,办完就会回来带走孩子。
陈晓,就是那个女剑仙的儿子。
吴家有今天,都是因为那一次的机缘,吴老太君和老头子想尽办法让陈晓和吴家有关系,锁定这份机缘,才让孙女和陈晓结的婚。
“奶奶,他就是个废物,根本就配不上我,这次我一定要和他离婚。”
吴老太君脸色很不好看,直接给了吴卿颜一个大耳光。
“混账!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必须把他找回来,不然你也别回吴家了!”
而这个时候,陈晓的身影出现在了吴老太君的院子里。
“奶奶!”
陈晓轻声道:“我是来跟你告别的。”
吴老太君上前拉住陈晓,安慰道:“孩子,别担心,奶奶在呢,她们敢欺负你,奶奶替你出头!”
“我让吴卿颜给你道歉,你们是夫妻,有什么事不能过去的呢!”
陈晓看了眼瞪着他的吴卿颜,叹息道:“奶奶,我没怪她。”
“是我配不上她,多谢奶奶这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,将来孙儿有出息了,必会回报。”
吴老太君看着陈晓眼中的坚定,暗叹一声,终究是吴家无缘,这天大的机缘,难道就要这样错过了吗?


陈晓告别吴老太君后,径直走出吴家老宅。
吴老太君无力的坐着,而一边的吴卿颜则是暗暗高兴,她终于摆脱了这个废物,她可以好好谈恋爱,找自己喜欢的人了。
“不行!”
吴老太君忽然一个惊醒,女剑仙要是知道自己家这样对她儿子,吴家就完了!
“奶奶!”
吴卿颜撒娇道:“他要走就让他走,我们吴家不养废物。”
吴老太君看着自己的孙女,很认真的道:“卿颜,你不懂,他很重要,去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让她回到吴家,这是命令!”
吴卿颜心里很不舒服,但是奶奶说这是命令的时候,她很清楚,如果自己没有照做,是真的会惹她生气的。
走出吴家老宅的陈晓,抬头看着天,自由的空气真好。
心里没有了负担,但同时陈晓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。
正走着,一阵跑车的轰鸣声传来,红色的法拉利几乎是以甩尾的方式,停在了陈晓的面前。
因为太近,陈晓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看起来很狼狈。
“哈哈!”
一阵讥笑声传来,跑车上一男一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。
“哟,这不是我们家那没用的男保姆吗?”
说话的女孩,是吴卿颜的妹妹,吴卿晨,男的是她男朋友,苏城李家的少爷,李青。
“卿晨,你说错了,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,更像是一条丧家之犬!”
李青得意的笑起来,知道陈晓和吴卿颜要离婚,他比任何人都高兴,这对姐妹花,要是能一起收了,他就是苏城的传奇人物了!
“也是!”
吴卿晨冷笑道:“不如你求求我们,说不定我们会可怜可怜你,给你个安身之所。”
陈晓握紧拳头,脸色难看,他已经离开吴家了,为什么还不放过自己?
“吴卿晨,你不要太过分!”
吴卿晨笑得前仰后趴的,得意的道:“哟哟哟,狗要咬人了。”
“你们才是狗!”
陈晓终于鼓足勇气,第一次在吴家人的面前表现出了反抗。
李青一挥手,剩下的三辆跑车围着陈晓停了下来,车上下来三对年轻的男女。
“兄弟们,让这条狗看看,得罪了人是什么下场!”
李青一声令下,几个少年手里拿着棒球棍就走了过来,阴险的笑着,而那些少女则是夸张的叫着:“哎呀,可别打出血,人家怕怕呢。”
吴卿颜靠在李青的身上笑道:“也不知道变成死狗了,还会不会叫?”
陈晓慢慢的爬起来,眼中闪过一道冷意道:“你们不要逼我!”
“逼你,你也配!”
其中一个少年,冷笑一声,挥动着棒球棍就向陈晓砸来。
在吴家当牛做马的这些年,陈晓身体早就被拖垮了,根本就避不开这一棒。
重重的棒球棍砸在头上,陈晓却没有当场昏迷,但是头顶上的血却已经顺着流了下来。
见陈晓还站着,满脸是血的盯着他们,另一个少年也挥动棒球棍,砸在陈晓的腰上。
“妈的,你还看!看你麻痹!”
陈晓很倔强,依旧没有倒下,惹得几个少年更加愤怒,挥动棒球棍,不断的砸在他的身上。
痛!
浑身都痛!
陈晓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!
最后他实在站不稳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“终于结束了吗?如果死是一种解脱,那就死吧!”
陈晓的眼中,只看见几个少年少女对他吐了口水,然后不屑的走上跑车,几辆跑车就这样轰鸣而去。
“吴家,我做鬼都不会让你们好过!”
这是陈晓昏迷之前,心中唯一剩下的想法。
当他眼前陷入黑暗的时候,脑海中却莫名的出现一道清流。
“废物!”
一声轻喝在陈晓的脑海中响起,震得他大脑一阵晕眩。
在陈晓的意识中,他看见了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,就像是一道利剑,于天地之间鼎立不倒。
“我死了吗?你是鬼吗?”
陈晓以为自己被打死了,眼前看见的是鬼。
“你想死吗?”这道身影中带着冷意,她连头也没回。
“你如果不是我的儿子,也确实该死!”
白衣女人的声音中带着点无奈。
陈晓却是微微一震。
儿子!?
这就是自己从没见过的母亲吗?
从他懂事开始,陈晓就知道自己没有父母,是吴家的养子,他被身边的人笑话,看不起,不就是因为没有父母吗?
“母亲,你是我的母亲!”
陈晓想要伸手去抓,可是身前的这道背影,却像是隔着千万里,虽在眼前,却无法触碰。
“等你成为这一界最强者的时候,再喊我母亲吧,现在,你还不配!”
白色的背影忽然慢慢幻化,在陈晓的眼中,真的变成了一把剑。
这把剑,像是从天而降,又像是斩开了天地,在陈晓惊愕之下,化成一道闪电,钻入了他的眉心。
“东来剑传承,就看你能得到多少了。”
这道轻微的声音在陈晓脑海中响起,一大堆的记忆画面在脑海中横冲直撞。
一剑东来,斩天灭地!
无上医术,仙法无边!
脑海中这把剑,似乎在清扫着四周的污垢。
“啊!”
陈晓大叫一声,只感觉脑海里被这剑刺出了一个洞一样……
“你醒了?”
一道温柔的声音在陈晓耳边响起,他也看见了眼前的画面。
白花花的美腿,修长笔直,只是在这双美腿上面的精致面孔,却有点陌生。
“我这是在哪?”
陈晓感觉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样,如果不是嗅到身边淡淡的香味,他还以为自己在地狱。
“我看你在路上昏迷不醒,就把你带了回来。”
坐在陈晓旁边的女孩好奇道:“不过说来也奇怪,你当时受伤明明很重,但是医生给你检查完,你却又没事了。”
陈晓慢慢的坐起来,发现自己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充足。
不仅如此,陈晓还发现自己的眼耳都变得异常的灵敏,身边女孩的呼吸和心跳都清楚的传到他的感知里。
“真是太感谢你救了我。”
“没什么,正巧路过而已。”
面对陈晓的感谢,女孩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你既然没事了,那我就让人送你回家吧。”
“家?”
听到这个词,陈晓心里一阵酸楚,自己现在的处境,已经算是无家可归了吧……


这时,有一个保姆模样的女人走进来,低声说了一句。
“小姐,老太公让你过去一下,孙医生已经到了!”
女孩点点头,对陈晓道:“我这边还有事,你就跟张姨一起出去吧。”
丢下这句话,女孩就要离去。
“能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吗?”
陈晓叫住女孩,自己至少要弄清楚救命恩人的名字吧!
女孩轻笑道:“萍水相逢,名字就算了,以后有机会再见再说。”
陈晓苦涩一笑,他也不好意思留下来,慢慢起身,跟着保姆往外走去。
门外,是一处巨大的庄园,里面假山凉亭池塘一应俱全,在苏城拥有这么大的园子,显然不是一般人。
陈晓远远的看着刘小倩正在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说着什么,而在他们身边,有个躺在摇椅上的老人,正在慵懒的享受着阳光浴。
“别乱看!我家老太公不喜欢别人窥探他。”
保姆低着头走路,也不忘提醒陈晓。
与此同时,远处的老人也刚好看了过来,锋利的眼神落在陈晓的身上。
“孙医生,我爷爷的病没大碍吧!”
女孩低声问着医生,孙医生很是自得的道:“刘小姐请放心,刘老的身体已无大碍,我再给他配几服药,只要按时服下就可以痊愈了。”
女孩叫做刘小倩,她是刘家大小姐,刘老太公最痛爱的孙女。
此时女孩脸上一喜,感谢道:“那就多谢孙医生了!”
正好经过花园边上的陈晓,却忽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,他都快不行了!”
很平静的一句话,却像是平地一声惊雷,刘小倩脸色一变,道:“你怎么还不走!”
在陈晓的眼中,老人身上,有一道淡淡的黑气,顺着全身流动,最后停留在胸口的地方。
孙医生冷笑道:“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老爷子身体好好的,怎么可能会不行!”
“刘小姐,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走,让这个年轻人给老爷子看病吧!”
刘小倩冷冷的看着陈晓道:“你要是在胡言乱语,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“我没有乱说,老爷子的身体,真的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。”
如果不是因为想着刘小倩的救命之恩,陈晓定然不会多嘴。
陈晓刚说完,摇椅上的老人脸色忽然一黑,浑身抽搐了几下,双眼一翻,直接昏了过去。
这下刘小倩慌了:“孙医生,这是怎么了?你不是说我爷爷马上就要痊愈了吗!”
孙医生这时也有些发蒙,他刚刚可是检查过一遍了,一切都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出事了呢?
又是把脉,又是检查舌苔的,孙医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“刘小姐,刘……刘老快不行了……”
“你说什么!?”
刘小倩难以置信的看着孙医生,他之前还说爷爷没事。
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我爷爷绝对不能出事!”
孙医生满脸都是汗水,他十分清楚刘家的能量,如果老爷子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没了命,那他的小命,离没也就不远了!
“刘小姐,这里没有仪器,没办法手术,我看还是赶紧送医院吧!”
已经乱了分寸的刘小倩马上吩咐花园里的保镖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备车啊!”
一院子的人都是手忙脚乱的,只有还没离开的陈晓,这时候很平静的道:“都别动!”
他阻止住刘小倩,不让他们动老人。
“你们现在只要动他,他绝对活不过三分钟。”
刘小倩眼中闪过一道愤怒之色,冷冷的道:“你休要胡说八道,赶紧让开,我爷爷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,我饶不了你!”
陈晓没动,这女孩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,他不可能见死不救。
“刘小姐,求你给我几分钟时间,我会尽力保住老爷子的命,如果他真的出事,我愿意一命换一命。”
“荒唐!”
一边的孙医生看见陈晓还在阻拦,怕牵连到自己,怒斥道:“你懂什么!老太公现在的状态已经是弥留之际,每耽误一分钟都很危险,还给你几分钟,你这是想害了老太公的命吗!”
陈晓淡淡的扫过孙医生,嘲讽道:“是吗?那你还让送医院,是想让他死在路上?还是为了掩盖你的无能?”
“你!”
被人怀疑能力的孙医生异常愤怒,但考虑到对方一旦出手,到时候老太公有个好歹,自己也好摘出去,索性不再说话,退到了一边。
刘小倩瞪了他一眼,这才看着陈晓道:“只要你能救我爷爷,我刘家肯定会记住你的大恩。”
陈晓走近了一些,扫了一眼摇椅上躺着的老人,脑海中闪过许多信息,轻声道:“他只是暗疾发作,心脉被堵而已,并不是真的要死了。”
陈晓慢慢的伸出一只手,放到了老人的额头上。
闭上了眼睛,他能感受得到,自己身体之中,有一道淡淡的暖流,顺着丹田之处,游贯全身,最后从他的手上,钻入了老人的额头。
“这就是传承里所谓的真气吗?”
陈晓的脑海中,似乎多出了一副经脉图,老人全身的经脉都在他的感知中。
刘小倩满心焦急,小心翼翼的看着陈晓,似乎害怕动静大了会惊到他。
陈晓刚刚才接受传承,身体之中的真气有限,运行没多久,他就感觉到了吃力,额头上也开始冒出虚汗。
用真气直接温养一个将死之人的经脉,是很疲惫的,因为一个不小心,就会伤到病人的经脉。
在陈晓的感知里,那一道淡淡的黑气不断涌动,最后被陈晓直接逼出了心脉。
陈晓虚弱的睁开了眼睛,往后退了一步,差点没站稳。
其他人根本不懂陈晓刚才做了什么,在他们看来,陈晓就是摸了下老太公的额头而已。
一旁孙医生冷笑道:“你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吗?醍醐灌顶,真气入体,你懂吗?”
陈晓也没解释,只是淡淡的道:“老爷子的命是暂时保住了,但是旧疾未除,以后还有可能会发作。”
“说的轻巧,怎么不见老太公有任何好转,我看你就是在欺骗刘小姐!”
孙医生可是满脸不屑,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救人,那人人都是神医了。
刘小倩也是满脸不相信,冷冷的看着陈晓:“我好心救你回来,你竟然这样害我爷爷,我真是瞎了眼!”
“咳!”
忽然这个时候,摇椅上的老人轻咳了一声,身子忽然动了,直接趴在一边,哇的一声,吐出了一口淤血。
满场皆惊!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