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岁月小说 > 女频言情 > 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

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

在逃兔子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秦颂遥嫁进薄家三年,不图荣华富贵,专图狗屁真情。一朝离婚,成了全城的笑柄。民政局里,夫妻俩最后一次面对面。薄司衍依旧冷漠:“拿上离婚补偿,从此消失,别想着复婚。”秦颂遥戴上墨镜,微微一笑,当场放话:“永不复婚,谁复婚谁是狗!”做个有钱有颜的单身富婆不香吗?后来,她事业有成,爱慕者排出三里开外,风风光光继承了千亿家产。某天夜里,突然接到一通电话。“秦颂遥。”“哪位?”“……汪。”

主角:薄司衍秦颂遥   更新:2024-01-20 08:3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薄司衍秦颂遥的女频言情小说《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》,由网络作家“在逃兔子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秦颂遥嫁进薄家三年,不图荣华富贵,专图狗屁真情。一朝离婚,成了全城的笑柄。民政局里,夫妻俩最后一次面对面。薄司衍依旧冷漠:“拿上离婚补偿,从此消失,别想着复婚。”秦颂遥戴上墨镜,微微一笑,当场放话:“永不复婚,谁复婚谁是狗!”做个有钱有颜的单身富婆不香吗?后来,她事业有成,爱慕者排出三里开外,风风光光继承了千亿家产。某天夜里,突然接到一通电话。“秦颂遥。”“哪位?”“……汪。”

《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》精彩片段

九点多,空气清新,天色也温和,老天爷似乎都赞同今天离婚。

秦颂遥老远就下了计程车,一步一步往民政局的路上走。

越靠近,越发现,怨偶似乎比爱侣还多。

她又想起她和薄司衍的结婚证,领证当天,薄司衍根本没到场,她白等了一上午,最后接到电话,说是已经办好了。

后来才知道,他有多反感这场联姻。

她从包里拿出结婚证,合成的照片,薄司衍的就是证件照,冷得没有人味儿,她是学生照,乐得傻呵呵的。

本就不般配啊。

到民政局,已经是快九点。

她远远站着,四处张望,没有找到薄家的车。

她想了想,他现在大概还在江菀那儿,说不定,还在睡觉。

画面感到眼前,她觉得一阵反胃,编辑了一条消息过去。

“能别迟到吗?”

没有回应。

她对着屏幕皱眉,想想这几年,几乎都是这样,她殷殷期盼,他一个字都不回。

周围逐渐忙起来,队伍也变得冗长。

眼看着时间快要靠近。

忽然,一通电话打了进来。

秦颂遥以为是薄司衍那边的,赶紧接了,他迟到她也忍了,今天把婚离了就行。

“喂?”

“是秦宸的姐姐吗?”

秦颂遥愣了下,随即本能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是。”

“你弟弟出了车祸,在市北院,请你立刻过来。”

轰!

秦颂遥唰一下站了起来,血液逆流冲向脚底,整个人都冻住了。

车祸……

血淋淋的画面闪到眼前,她瞪大了眼睛,电话里一再叫她,她才反应过来。

小宸!

她什么心思都没了,拎着包就跌跌撞撞出了民政局。

匆匆赶到医院,只在急诊室看到秦宸一眼。

十八、九岁的少年,浑身是血躺在病床上,旁边只有一个吓傻了的胖男生。

秦颂遥刚到,还没来得及询问情况,一中年男子就冲了上来,猛地一把抓住她,要她偿命!

现场一片混乱,医生们拉不住,还是那胖男生不怕事地莽上来,一把将男人撞开,这才护住她。

秦颂遥稳住心神,听那男生哭着说情况。

他和秦宸是正常上学,路上遇到摩托党了,对方撞了秦宸,自己也撞上了绿化带,秦宸重伤,车主当场死亡!

秦颂遥嘴唇都在发抖,“八点多你们才上学?”

男生脸色更加难看,“我们逃课了……”

秦颂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闭了闭眼,随即冷静下来,听护士的吩咐,签字,交钱,立马先做手术。

“预缴八万。”

“好!”

秦颂遥没犹豫,把自己的卡递了过去。

“卡里没钱了。”工作人员有些烦躁地把卡丢还给她,高声说:“后面的,动作快一点!”

秦颂遥愣住,“不可能!”

“我还能骗你?”

秦颂遥被堵回来,只能站到一旁,查询卡内余额。

果然,没钱了。

她心里咯噔一下,想起外婆去世前,医院有过好几次缴费,她当时心神麻木,没有在意数额。

“姐姐,你没有钱吗?”跟着来的男生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秦颂遥喉中一涩,摇了摇头,忽然想起来,快速从包中掏出一张特殊的卡,仿佛握住了救命稻草,递了过去。

收银员拿过卡,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这么年轻,看着又不像富二代,一个女孩子,上哪儿能搞到这种卡。

秦颂遥看出这眼神的含意,火气也大,忍不住说:“麻烦你动作快一点!”

收银员撇嘴,将卡在机器上刷了刷,连续滴滴滴的几声后,她皱眉把卡丢还给秦颂遥,没好气道:

“女士,卡主人难道没有通知你吗?你这张卡被冻结了!”九点多,空气清新,天色也温和,老天爷似乎都赞同今天离婚。

秦颂遥老远就下了计程车,一步一步往民政局的路上走。

越靠近,越发现,怨偶似乎比爱侣还多。

她又想起她和薄司衍的结婚证,领证当天,薄司衍根本没到场,她白等了一上午,最后接到电话,说是已经办好了。

后来才知道,他有多反感这场联姻。

她从包里拿出结婚证,合成的照片,薄司衍的就是证件照,冷得没有人味儿,她是学生照,乐得傻呵呵的。

本就不般配啊。

到民政局,已经是快九点。

她远远站着,四处张望,没有找到薄家的车。

她想了想,他现在大概还在江菀那儿,说不定,还在睡觉。

画面感到眼前,她觉得一阵反胃,编辑了一条消息过去。

“能别迟到吗?”

没有回应。

她对着屏幕皱眉,想想这几年,几乎都是这样,她殷殷期盼,他一个字都不回。

周围逐渐忙起来,队伍也变得冗长。

眼看着时间快要靠近。

忽然,一通电话打了进来。

秦颂遥以为是薄司衍那边的,赶紧接了,他迟到她也忍了,今天把婚离了就行。

“喂?”

“是秦宸的姐姐吗?”

秦颂遥愣了下,随即本能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是。”

“你弟弟出了车祸,在市北院,请你立刻过来。”

轰!

秦颂遥唰一下站了起来,血液逆流冲向脚底,整个人都冻住了。

车祸……

血淋淋的画面闪到眼前,她瞪大了眼睛,电话里一再叫她,她才反应过来。

小宸!

她什么心思都没了,拎着包就跌跌撞撞出了民政局。

匆匆赶到医院,只在急诊室看到秦宸一眼。

十八、九岁的少年,浑身是血躺在病床上,旁边只有一个吓傻了的胖男生。

秦颂遥刚到,还没来得及询问情况,一中年男子就冲了上来,猛地一把抓住她,要她偿命!

现场一片混乱,医生们拉不住,还是那胖男生不怕事地莽上来,一把将男人撞开,这才护住她。

秦颂遥稳住心神,听那男生哭着说情况。

他和秦宸是正常上学,路上遇到摩托党了,对方撞了秦宸,自己也撞上了绿化带,秦宸重伤,车主当场死亡!

秦颂遥嘴唇都在发抖,“八点多你们才上学?”

男生脸色更加难看,“我们逃课了……”

秦颂遥一口气差点没上来,闭了闭眼,随即冷静下来,听护士的吩咐,签字,交钱,立马先做手术。

“预缴八万。”

“好!”

秦颂遥没犹豫,把自己的卡递了过去。

“卡里没钱了。”工作人员有些烦躁地把卡丢还给她,高声说:“后面的,动作快一点!”

秦颂遥愣住,“不可能!”

“我还能骗你?”

秦颂遥被堵回来,只能站到一旁,查询卡内余额。

果然,没钱了。

她心里咯噔一下,想起外婆去世前,医院有过好几次缴费,她当时心神麻木,没有在意数额。

“姐姐,你没有钱吗?”跟着来的男生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秦颂遥喉中一涩,摇了摇头,忽然想起来,快速从包中掏出一张特殊的卡,仿佛握住了救命稻草,递了过去。

收银员拿过卡,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这么年轻,看着又不像富二代,一个女孩子,上哪儿能搞到这种卡。

秦颂遥看出这眼神的含意,火气也大,忍不住说:“麻烦你动作快一点!”

收银员撇嘴,将卡在机器上刷了刷,连续滴滴滴的几声后,她皱眉把卡丢还给秦颂遥,没好气道:

“女士,卡主人难道没有通知你吗?你这张卡被冻结了!”



薄司衍全部看完,面无表情,下颚绷得死死得。

他以为晾着秦颂遥几天她就能恢复思考,没想到她反而病情加重了!

闹离婚原来是为了要钱。

“薄总,这,怎么回复太太?”

薄司衍直接用他的账号把秦颂遥也拉黑了,手机丢还给他,“不用理她,把她的卡停了,让她脑子清醒点。”

许政安连连答应,忽然又道:“对了,您上次让我找一套传世级别的首饰,我找了一套紫翡。应该很适合送给……”

薄司衍抬眸,睨了他一眼。

许政安轻咳一声,“需要提前取出来吗?”

薄司衍皱了皱眉,“暂时不动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许政安想了下,又说:“上回您吩咐给江小姐找的房子,已经找到几套,您需要看看吗?”

说到江菀,薄司衍面色复杂。

许政安知道他重视江菀,不敢在江菀的事上马虎,稍微说了房子周围的情况。

片刻后,薄司衍开口:“房子周边要有幼儿园,安保系统按薄公馆的两倍做,一切都用最好的。其余的,你看着办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————

秦颂遥捧着手机,看着和许政安的聊天页面上那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,有些无语。

想也知道是谁的指使。

最后一条离婚“催债”渠道也断了,她在想,是不是应该主动去找薄司衍,当面锣对面鼓,把离婚协议给办了。

正在琢磨怎么办,一通电话打乱了她的计划。

前不久刚找过她的爷爷又要求她晚上带薄司衍回家吃饭。

甄温柔正休息,忍不住问:“你们家老爷子这是要作妖?”

秦颂遥心沉了沉,距离上次老爷子逼她找薄司衍过去并不久,老爷子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。

甄温柔见她不语,有点着急,“秦宸就要高考了,老头要是知道你离婚,会不会给秦宸找麻烦来要挟你啊。”

这就是秦颂遥最担心的。

对秦家来说,她只是联通利益的一颗棋子。

父母去世后,老爷子莫名不待见他们姐弟俩,一旦利益受损,老爷子估计能生吞了他们姐弟俩。

前几次,只要她不乐意,老爷子也是拿小宸敲打她。

她怎样都可以,小宸绝不能出事。

“要不你先找薄司衍回去应付一下?”甄温柔建议。

秦颂遥抬头,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,呵呵两声。

如果没有中午那事,可能还好办一点。

她想了想,趁着不忙,给薄司衍发去了好友申请。

没回应。

她再次发送,在验证消息里跟他说话:在吗?

还是没回应。

她继续发:中午的饭我做的不好,你吃了有没有不舒服呢?

啊,真憋屈。

刚吐槽完,对面好友申请竟然通过了。

薄司衍:死亡微笑。

秦颂遥背脊出汗,继续说:晚上有空吗?我爷爷想请你吃个饭。

薄司衍:狗食?

秦颂遥:……

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这茬,她冷静下来,想跟他道歉,对面却发来一句话。

不是要离婚?我再去你们秦家吃饭,合适吗?

这话是他要她回去煮醒酒汤,她回怼他的,现在他又原样还回来了。

狗东西,小气成这样,真不知道他怎么在薄氏坐稳的。

她快速敲下抱歉,刚发出去,那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又出来了。

他把她从黑名单放出来,就只是为了羞辱她一下!

狗贼!

她丢了手机,没办法,急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,想着至少得把晚餐给混过去,实在不行,她单独过去,只要不提离婚,老爷子也未必能吞了她。

-------

薄氏

薄司衍靠在了椅子里,面露青色。

许政安被叫进来,都不用他说就知道,“您胃不舒服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给您准备药。”

许政安叹气,想想中午那一坨“狗粮”,吃下去肯定不舒服,薄总也真是奇葩,一面放不下人,一面又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

薄司衍冷着脸,想起秦颂遥刚才发来的消息,内心嘲讽。

还以为她真硬气,遇到事,还不是只会求他。

愚蠢。

许政安拿了药回来,薄司衍闭眼假寐,皱着眉问了一句莫名的话。

“她这次闹离婚,是不是比上次装得更像真的?”

许政安笑了笑,把药放到他面前,想了想,试探着道:“说不定……不是装的。”

小说《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“不可能。”

许政安:“……”

薄总这股自信真的……难怪薄氏发展这么快!

许政安想了想,“或者,太太只是希望您多陪陪她。”

薄司衍睁开眼,想了下,觉得这条可能性更大。

他坐直身子,吃了药,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已经快到晚餐时间了。

下班时间,秦颂遥和甄温柔打了招呼,在路边打车去秦家。

忽然,黑色宾利滑到了她面前。

她愣了下,车窗已经打开,男人目不斜视,“上车。”

他愿意跟她一起去秦家?

秦颂遥迟疑了片刻,紧接着就生怕他后悔,赶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彼此无话,秦颂遥看向窗外,说:“麻烦了。”

薄司衍闭着眼眸,言语里略嘲讽,“不敢当,我是怕我今天缺席了,明天一早你爷爷就能出现在我办公室里了,我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秦颂遥语塞,不过心里倒放松了些。

他当然不是为她来的,为薄、秦联姻那点面子而已,秦家虽然仰仗薄家,但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,老爷子真闹起来,对他也不利。

车很快到了秦家老宅,远远看着,就有一道倩影在门口站着。

秦颂遥忍不住冷笑,果然,车刚停下,病美人就走了上来,目的明确,“衍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二姐,别光顾着‘衍哥’啊,你的亲堂妹在这呢。”秦颂遥刻意道。

秦承意这才抬头看向她,眉眼弯弯,嗔怪:“你常常回家,还要二姐特地关照你吗?”

温和亲近的语气,又患有先天性的免疫疾病,病弱又善良,当真我见犹怜。

秦颂遥见怪不怪,深知这幅西施面孔下,藏着怎样恶毒的心肠。

想起那些事,她身体都是凉的,于是在秦承意亲自帮薄司衍开门的那一刻,一把抱住了薄司衍的手臂。

男人眉心略动,转头睨了她一眼。

她奉上绚烂微笑,“你又不等我。”

薄司衍顿了下,随即顺手揽住了她的腰,一把将她带到了身前,口吻嫌弃,“你几岁了?”

说完,长腿迈出车外,带着她下了车。

秦承意不得不退开两步,面上笑容浅浅。

老管家迎了出来,对薄司衍态度一如既往热络。

薄司衍只是淡淡的,揽着秦颂遥进门。

客厅里,老爷子不在,倒是秦颂遥那无利不起早的三婶竟然在,一看薄司衍,仿佛看到了亲女婿,恨不得上来拉着说话,可惜薄司衍脸太冷,她尝试了几次没敢上手。

“姑爷,老爷子在楼上书房等您。”

管家恭敬传话,薄司衍就先上了楼,临走前,他看了一眼秦颂遥。

秦颂遥微笑,“等你下来吃饭。”

男人呵了一声。

秦颂遥会意。

他又要说中午的“狗食”。

薄司衍上了楼,秦颂遥免不得要单独面对秦承意母女,她干脆直接躲进了厨房看晚宴的菜单有哪些。

秦承意还是跟了上来,进门先叹了口气,“遥遥,我听说江菀回来了?”

她一口一个遥遥,甚至在靠近时,还想伸手拍拍秦颂遥的肩膀。

秦颂遥不经意避开,转头笑着看她,“二姐想说什么?”

秦承意不介意她冷脸,抿了抿唇,迟疑片刻,还是说:“你跟衍哥没有一起长大,应该不太清楚,那个江菀从小就养在薄家,他们衣食住行都在一起,衍哥去哪儿都带着她……”

秦颂遥呵了一声,目不斜视,淡定地加料,“二姐是怎么知道的,你也不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吧?”

两家虽然有交情,但真正和薄司衍有青梅竹马之谊的,只有她大伯的女儿秦简溪。

秦承意闻言,愣了一下,随即摇了摇头,看秦颂遥的眼神仿佛是在看闹脾气的孩子,“遥遥,我跟你说这些,不是妒忌你,是想提醒你。”

秦颂遥放下勺子,缓缓转过头,静静地看着秦承意。

当年,秦简溪拒婚,如果不是薄老太太不要一个病秧子,最有机会嫁进薄家的,应该是秦承意。

对着这张令人生怜的脸,秦颂遥就能清晰地回忆起女人盛怒之下的扭曲面孔,可怖又可悲。

不过,她忽然绽出笑容。

秦承意愣了一下,下一秒,却被她抱住了。

秦颂遥下巴压在女人肩上,白皙的手拍了拍她的背,“二姐,想什么呢,我当然知道你是为我好。”

说完,快速松开。

秦承意仿佛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秦颂遥勾了勾唇,懒得去揣测她的心理,端起了旁边的果盘,抬了抬下巴,说:“我上楼去看看爷爷和阿衍谈的怎么样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姐妹俩擦肩而过。

秦颂遥上了楼,往书房方向去,到了门口,她把果盘放下,就打算坐下混时间,里面却有声音传出来。

她抬头一看,书房门没关紧。

男人声音清冷,咬字清晰,“您想让我看在和她的夫妻关系上,在南城项目上让利,那我可以清楚告诉您。”

秦颂遥咀嚼的动作顿住,紧接着又听到他说。

“秦颂遥在我这儿,不值这个价。”

小说《踹掉豪门前夫后,薄太太她财运爆表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